最後兩個禮拜了 再來不管是成功或失敗 也算解脫了

有時候我也會想 沒事幹嘛這樣虐待自己?
似乎從小到大 我的人生就是一直這樣無比平淡
按照著一定的計劃 一點一點地去完成

我喜歡計劃 它能讓所有的事都變得很有條理
所以我不喜歡用很模糊的詞 像是"馬上就到" "一會就好"
我會說"大概在十分鐘內到" "半個小時內就能弄好"

我記得跟我弟到大統華買東西時 我們都會猜花多少錢
印象中 他從來沒贏過我 畢竟算計已經是我人格的一部份了

總之 沒有準確的時間點 會讓我覺得很難受
做一些沒有確切目的的事 同樣會讓我覺得不舒服
能夠用最容易直接的方法解決的事 我也不會走遠路

老實說 對一個連走到樓下廚房拿東西吃都覺得麻煩的人來說
最希望人生是很簡單 很樸素 不要有那麼多條條框框

我必須得承認 我不能算是個有大志的人 也沒什麼夢想
所以我比較習慣去拿別人的夢想當成自己的 不然我的人生會沒顏色
就如同我從前會把她的夢想當成自己的目標一樣 反正她好就好 我無所謂

只能說 有時候 我比較喜歡作顆行星繞著恆星轉
不過也有時候 我又會希望能有衛星繞著行星轉

算了~ 我也搞不懂~

講了妳們可能也不敢相信 我這一個月除了去接我弟外 從沒出過家門
我想這種本事 妳們也沒人做得到吧~
不過 這種無趣至極的生活 好像快把自己搞瘋了........

小朋友 叔叔是有練過的 不要亂學喔~

或許我也懂得怎麼去交際 怎麼去揣摩人心
可是自始至終 我還是會和周遭的人有一種疏離的感覺

嚴格上來講 我在人生的頭二十年裡 沒有任何朋友
不過我不覺得可惜 那些幼稚又無知的國中高中生 我也不屑為伍

當然如果是美女的話 那就另當別論
不過我讀的學校不好 華人少 更不用說是美女了
至於那些傻頭愣腦 一衝動起來就跟瘋子一樣的男生們 我是最討厭的

大二加入社團後 情況多少有點改善
至少身邊的人思想跟行為都成熟多了 到了可以溝通的level
不過也是差不多到現在 才有妳們幾個而已~

其實呀~ 她最要好的那兩個朋友 也是她上大學後 在日文課認識的
早知道當初我也跑去修日文 真是太遺憾了~

所以說 精於算計的人 太會判斷什麼有用 什麼無用
也會因此錯過很多原本可能唾手可得的東西
有時候 做人不要太聰明 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反正 我也已經蠻習慣現在孤孤單單的樣子了
沒人理我 沒人陪我玩 沒人管我的死活
每次當我看到msn上 只有我一個人時 總會感到有些淒涼和不平衡
好像大家都在have fun 我什麼都沒有

嗯~ 這樣抱怨好像有點小孩子氣~ wutever

每天我唯一能做的事 就是到網上翻一本又一本的小說
或是讀任何能讓我的學問更好 能力更強的書
現在想一想 都覺得自己還蠻可悲的 算是自作孽吧~

我在想呀~ 要是當初我沒有移民過來 或許我會快樂很多
又或者 當初我住的地方不是coquitlam 而是vancouver 我的生活也不會如此
只可惜過去的事始終無法重來 未來的事始終無法被掌握

這種抑鬱藏在心裡太久 等解放出來會很有殺傷力的
比起那些在外頭玩過又回來努力的人 我說不定一墮落就回不來了

我選的路 好像錯了 而且又無法補救 真希望人能有來世呀~

我很懷念錯過了的從前 當時覺得不重要但現在很重要的一切
但時間是單向的一條直線 有些事 有些人 失去就無法挽回
有些機緣 往往也只有那麼一瞬間 一不留神就滑出指尖

"一"是一個很特別的數字 特別是當它成為"第一"和"唯一"的時候
而它之所以特別 是因為當數字越來越高時 人也會逐漸變得麻木

淪為"第二" "第三" "第四"的一切 也始終會活在"第一"的陰影下
即便那只是"第一" 而不是"唯一"
也因此 大多數的人往往不是想要"唯一" 而是想要"第一"

這多半也是男人跟女人的差別 男人喜歡競爭 喜歡"第一"
女人不愛爭鬥 希望能有專屬的"唯一"

後來的我 已經看透了很多東西 很多事
很多障眼的迷霧 更像是人生中點綴 特別是當你手上握有指南針的時候

而越是瞭解就越覺得 這個世界或許不是那麼適合自己
可能是單純的悲觀主義 或是太過於鑽牛角尖
更可能是它的本質就是那麼地令自己厭惡
但無論如何 都是一樣的

人畢竟都只是一顆棋子

最可悲的就是 當你認為已經脫離命運的掌握時
卻渾然不知 你仍然走在命運早早就設定好的路徑中

我知道我走不出"一"的誘惑 但我同樣也走不出命運的玩弄
所以 我只能開一盤屬於我的棋局 在裡面尋找我要的一切

反正 我一無所有 也沒有什麼好失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悠然 的頭像
悠然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