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近CFA考試期間,一般來講我會很主動地禁斷娛樂,開始埋頭苦讀,特別是在工作忙到會讓人爆肝的情況下...

我想在出完財報後,日子會好過一點,但以我向來不是很好的運氣來說,只能聽憑天命。

至於CFA是個多凶殘的考試,請各位參照我去年寫的:"終極人間凶器"。

如果你真的想要走上金融業的不歸路,這就是等待著你的未來...

話說最近見到一些投資銀行開始在招募助理分析師,我那被工作追殺到麻木的腦袋又開始活絡了起來。

沒想到在我修改履歷要投的時候,不小心刪掉了所有東西,這是老天叫我不要投的意思嗎?還是說,投資銀行是比事務所更加水深熱的火坑?

Anyway,前兩天我那遠從竹科北上看畫展的好友S小姐找我去吃午餐,也約了其他兩位從溫哥華回來的朋友。
(初次見面的W先生坐我隔壁,但因為不是很熟,角度又不好喬,暫不偷拍,哈哈)

我們去了國父紀念館站附近的一家日式料理小店,據說是S小姐花了三天兩夜(?)google到的店,藏在光復南路的小巷中,我是靠著手機導航才找到的...

另外,我必須要聲明,因為我禮拜五有答應過小布他們會進公司,所以早上我真的有進公司!說話絕對算話的!

什麼?在公司待多久?

這事我們桌底下談好了,在這裡講傷感情.........

DSCF6259.JPG 
(左‧表情詭異的專找工程師當男友的電子新貴工程師S小姐;右‧在聽S小姐鬼扯的某壽險業經理L學姐)

DSCF6255.JPG 
(左‧不認識的日本人老闆;右‧不認識的台灣人學徒)

DSCF6270.JPG 
(左‧加了烏龍麵的廣島燒;右‧名字很帥氣的"海賊燒")

好吧,那個有明蝦蝦頭的超大廣島燒是我的(大笑)。

它份量看起來很多,但因為裡面都是海鮮跟生菜,沒有飯、麵之類的主食,其實還沒有她們點的加了烏龍麵的廣島燒來的飽。

吃完了午餐後,L學姐有事先走,於是我們三個就跑到101的35樓景觀咖啡廳Illy喝咖啡。

DSCF6272.JPG 
(話說,在Robson上是不是也有一家同名的分店?我記得以前跟A小姐還有S小姐到那裡吃過甜點。)

DSCF6275.JPG 
(喔,W先生並不是S小姐的新男友,她的新男友是某位在桃園的R&D工程師。如果妳是遠在溫哥華的A小姐,想聽這個八卦的話,請設法克服時差在MSN上找到我,笑。)

DSCF6277.JPG 
(某名字落落長的食物:失敗的作品,左邊那雙礙眼的手,跟糟糕的光線,完全無法體現出食物的質感,儘管,其實不是很好吃...)

DSCF6279.JPG 
(冰淇淋咖啡;雖然光線還是很差,但這次是我的錯,沒有把桌上的東西擺好就照了...)

好,我想大家應該想知道上面這樣多少錢,大概是三百多,不到四百。

其實聊了一下午的天,我們這些外國人就台灣的累死人職場文化作了嚴厲的批判。

因為,我們始終還是很難接受把私人時間跟工作混在一起,還有難以置信的超長工時。

而S小姐貌似很想說服我工程師比會計師慘,但她的加班時數連我的每月加超過100小時的零頭都達不到,毫無說服力可言。

總之,我們就這樣渡過了這個難得的悠閒下午。

後來我也沒回公司加班,因為在見到一堆SA1過得比我舒適那麼多,然後我們家那幾位職位比我高的加班都不見得有我加得久,我就決定放乎伊去。

我以前在工作的時候,認為時間是我賣給公司的,所以上班時間決不做私事。

那時我的責任感也很強,除了會要求自己一定要今日事、今日畢外,也會主動去找更有挑戰性的工作來做。

但回台灣後,我發現如果這樣下去,我很可能會死在辦公室,於是我也變了。

學習,不能作為壓榨勞力的藉口,那只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說法。

說到底,我回家讀CFA也是在學習,而且比做底稿皮、修財報的wording學到的東西更多。

加班對我來說無法產生任何價值,那我為什麼要犧牲有價值的時間,去加沒價值的班呢?

Anyway,下禮拜看看是不是大晴天,然後去花博照相!笑

五月還得出國一次,雖然我很想去九州,但現在日本的情況還沒穩定下來,去那裡旅行的風險有點大...

算了,過幾天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