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非曆年的節日,也新進了一批人。

我們這一組從原本的經理加我共兩個人變成了三個... 好吧,在新來的組長學完新制度前,只能算兩個半。

其實帳查久了,掌握了審計的脈絡後,會發現也不過就是那麼一回事。

為了要驗證財報是正確的,我們要確認組成財報的主表上所有金額是正確的;

要確認主表上金額是正確的,我們要確認每個科目的餘額是正確的;

要確認科目的餘額是正確的,我們要確認加總成餘額的明細是正確的。

於是,為了要確認明細是正確的,在無法逐筆核對的情況下,我們發展出一套查核程序,來驗證傳說中的五大聲明。

而這套程序,必須要符合GAAP和GAAS。

或許不同的事務所會在程序的執行上有不同的變化,但原理始終不變,這套查核程序就是我們進事務所要精通的東西。

事實上,我一直認為台灣很多會計師不注重內控,完全仰賴證實性程序是很費解的事。

如果內控沒做好,代表證實性程序的預設風險完全錯誤,也就是說,所執行的程序並不會提供適切的assurance。

而所謂審計,就是要有足夠的assurance去確保財報上的數字與實際狀況無重大差異,現在沒有足夠的assurance,就等同沒做審計一樣。

查了一年的帳,知道事務所都是怎麼去驗證帳目以後,我開始覺得我們事務所任何一個S1以上的人,若是在業界想要舞弊的話,都可以把帳做得滴水不漏。

當然,審計主要的目的也不是在抓舞弊,也很難抓到舞弊就是了。

Anyway,前幾天,當我們在出外勤的時候,一位新來的S2級組長問我:"要怎麼做一個好組長?"

我愣了一下,這種問題問我一個進事務所不到一年的人,會不會有點太妙了?

所以,我想了一會兒,引用了我的一位mentor和我說過的話:

"要在職場混得風生水起,上面要有人拉、有人罩;中間要有人擁、有人推;下面要有人服、有人頂。"

其實想一想,這話的確很有道理。

就如同一位客戶和我說過,我們事務所出身的,一到業界就喜歡抱成團,安插自己的人進公司,然後排除異己、爭權奪利。

是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是這樣,我不清楚,但我不會因此感到訝異,因為事務所的生態就是這樣。

每個經理手下都有自己的作戰編制,團隊的戰力越強,經理的日子就過得越輕鬆,績效也就越好。

而優秀的團隊很難得,要長期保持完整而不掉鏈的團隊,在這種每年離職率在20%以上的環境就更加難得。

所以,經理們必須要盡力留住團隊理最精銳的人才,培養有前景的新血,避免他們離職或被挖走,很自然地就會在事務所裡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圈圈。

不懂得保護手下的經理,讓手下過得很悽慘的經理,等於燃燒自己在事務所的生命。

沒有一個強大的戰鬥團隊作你的後盾,幫你掃除障礙,幹掉所有艱苦的案件,你要怎麼跟其他有強力團隊的經理競爭,從中脫穎而出?

事實上,很多人都會說事務所與業界相比少了很多勾心鬥角,但如果你真的身入局中,觀察身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你會發現事務所的人互鬥的慘烈也不輸業界。

差別只在於,事務所裡鬥輸了,你只要不輸得太慘,最多就是今年少升一級;

在業界要是鬥輸了,大概在勝利者離職前,你是翻不了身的。

那麼,要怎麼樣上面才會有人拉、有人罩?

用換位思考來看,如果你自己是上司,你想要什麼樣的下屬?

很簡單,好用又順手,能打前鋒、能當後衛,像聯邦快遞一樣使命必達。

而在事務所的環境中,指的就是那些上面交待什麼案件都能漂亮地準時搞定,還能擋下來自客戶的明刀暗箭。

可是要能做到這一點,你就必須要有下面的人服你、頂你。

下面的不服你、不頂你,辦事不盡力就算了,還處處給你惹點小麻煩,就算你武功再高強,在報告due的前一晚的超完美timing,被下面的人捅一刀,你照樣得死在那裡。

就算沒惹禍好了,當兩個案件擺在面前,人家憑什麼先做你的?

沒book加班的情況下,人家憑什麼要留到那麼晚,或是連放假都要進來?

就算你願意book加班,人家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完全沒義務來跟你加班吧?

大機器裡的小螺絲,那怕它再廉價,如果運轉不靈,照樣能弄垮一台價值千萬的機器。

那要怎麼樣讓下面的人服你、頂你?

自古以來,也不過恩、威二字,更簡單地說,用專業能力讓他們崇敬,用恩惠讓他們歸心。

可是,就算上面有人,下面也有人,如果跟你同級的人鬥你、阻礙你,你也很難過下去。

在事務所這樣的環境,當你的案件要借人卻沒人借你,當你有問題卻沒人能讓你問,當你需要幫助卻沒人能幫你,當身旁的人批評你卻沒人幫你護航,就算你有金鐘罩、鐵布衫,打不死你也能用口水淹死你。

反過來說,要是有什麼好案件,沒人肯分杯羹給你;上面的人問你的評價,沒人肯替你美言;你想要在人海中脫穎而出,恐怕得考慮去娶董事長的女兒,倒追總經理的兒子之類的。

那要怎麼讓同級的人擁你、推你?

講交情,分利益,大家抱成團,排除異己,互相掩護、抬轎。

說起來很容易,但要做到卻是一門高明的藝術,因為人際關係往往複雜至極,沒有人會心甘情願地成為馬前卒,你當成對手的人,也未必能讓手下都同仇敵愾。

同校出身的可能會抱成團,來自同個國家的人可能會抱成團,有相同喜好的人會抱成團,人際網交織得密密麻麻,不小心剪錯線的結果往往會炸得粉身碎骨。

我只能說,能夠精通任何專業的人真的都很優秀,但能把人際關係玩得出神入化,輕易駕馭所有優秀專業人才,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菁英吶。

創作者介紹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最帥的胖allen
  • 是的,要出人頭地,天時地利人和,難以預測是天時,難以改變是地利,維一掌握的是人和,人和不過是齊心而已,俗語說兄弟齊心,其力斷金,但前題是彼此能以對方目標為目標前進才有斷金之勢,但這也是最難的,每個人有不同需求,不同好惡,不同專長,要恩威並重,使將士用命,但是是恩於威之前,僅有恩則敷衍了事,不知其嚴重性,僅有威則有如秦朝統一天下,威風一時,確樹倒猢猻散,兩者皆不可廢,但是做人難,待人更難。一起加油吧
  • Jennifer Lam
  • 是啊,辦公室政冶很繁,不能太高調,又要識擦鞋,搞到自己都不像原本的自己
  • 訪客
  • 您好,可以對於您文章中的一段話--"事實上,我一直認為台灣很多會計師不注重內控,完全仰賴證實性程序是很費解的事"說一下我的看法嗎?,這句話我覺得對一半錯一半耶,我來簡單講一下,台灣針對公開發行以上的公司是注重內控的,因為有主管機關及相關法律規定的要求,而且簽證會計師每年一定要執行內部控制循環測試,就像您所說,內控的有效程度多少,直接影響證實性查核程序,也影響花費查核成本(誰不想節省成本),但對於大部分非公開發行公司而言,確實是這種情形,因為幾乎是家族企業,試想如果是您,您願意多花成本去執行所有內控的程序及表單嗎?在他們眼中這些是不必要的支出,這些台灣特有小公司當然跟其他國外公司不能比較。另台灣的中大型會計師事務所現在幾乎都已是國外大型事務所的會員國,彼此間會有交流,尤其台灣現在正是導入IFRS的時點,各種查核技巧跟會計觀念的交流更多,就像現在我們這邊就有兩個加拿大的會計師請調過來台灣,一個還跟我同一個team,另一個某些有合作,所以彼此的專業程度如何,大家心知肚明,想說的是台灣會計師事務所查核技術跟觀念已跟十幾年前不可同日而語,或許你可以回來台灣試看看,簡單說明我的看法,如有不足或冒犯請見諒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