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媒體一直在罵柯P,讓我覺得很不解。

其實他的這些政策早在選前的時候就已經公佈了,如果今天他說了要做某些事,卻不去做,那就是政見跳票;但他說了要做某些事,而且要去做了,那這不是大家在選他時就已經知道的嗎?

退一步來說,他都還沒上任,大家都開始罵他政見跳票或是政見有問題,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

假如今天柯P為了政見,不承認自己做了錯誤的決定,硬是拆了忠孝西路公車道,等過兩年再重蓋一條,這樣做會比他坦率地認錯,重新考慮來得好嗎?

而讓撤除派出所的作法真的有錯嗎?

今天假設全台北市所有的警察都不在警察局,而是坐在警車中,散佈在每一條街道上,請問這樣對於犯罪的嚇阻效果會比派出所差嗎?罪犯不是因為看到派出所才怕,而是看到警察才怕吧?

假如今天所有報案都是集中處理,警員因為散佈在各地,隨時都能快速支援案發現場,難道這樣不會比傳統的作法更加有效率嗎?

那麼,如果犯罪率降低且警政變得更有效率,原本一天要工作12小時的警察,是不是就能工作8小時就下班呢?

如果以上假設的推論你們都認同,那麼為什麼要反對柯文哲有這樣的意見呢?

反過來說,假如今天是連勝文或是姚文智提出這樣的意見,你們會支持還是反對呢?

再來看i-voting這件事,大家把勞動局長換成行政院長好了。

今天馬英九直接拉毛治國來當行政院長,跟他提出毛治國、郝龍斌、胡志強、蔡英文、蘇貞昌這五個人選來讓大家投票選,請問你希望是哪一種作法?

如果你願意接受毛治國直接擔任,那你會不會願意接受馬英九直接找陳水扁擔任行政院長呢?

i-voting的本意,是要讓行政能不脫離民意,因為在過去的十多年來,在陳水扁和馬英九的聯手摧殘下,大家都發現不管政府做什麼,就算我們再不爽,我們就是TMD拿他們沒辦法。

現在透過i-voting,我們至少可以把原本已經No Go的人選先排除掉,讓我們比較能夠接受的人來擔任,而不是TMD完全拿這幫人沒辦法。

i-voting是一個創舉,它也肯定會有執行上問題,但跟傳統的作法比起來,它真的有比較差嗎?

假如今天是連勝文或是姚文智提出這樣的意見,你們會支持還是反對呢?

我想說的是,我自己是創投出身的人,隨時都在被新的技術和想法轟炸,所以我能夠接受很多聽起來很奇怪的作法,只要它的邏輯是正確的。

我知道做一件從沒做過的事,做一件悖離"傳統"的事,接受一件從沒聽過的事,都是需要時間的沉澱和勇氣,但這並不代表改變就是不好的。

如果我們還在用傳統的方式在選舉,你會看到鋪天蓋地的旗子、傳單,滿街跑的吵死人宣傳車,還有惡俗的"造勢晚會"。

今天柯P成為台北市長,那麼我們所期待的就是他去改變這座城市從前不好的地方,給他機會去嘗試一些過去的市長都沒做過的事,然後去驗收他的成果,決定他適不適任。

他什麼都還沒做,就急著趕他下台,這不是很奇怪嗎?

相對的,要是我們只是想要再一個陳水扁,再一個馬英九,再一個郝龍斌,不願意做任何的改變和嘗試,那我們投柯P幹嘛?

看到這幾天的媒體報導,我覺得台灣人民的民主素養或許有了點進步,但政客素質和媒體素質卻一直都沒有進步。

有無數的藍營政客和支持者一直認為柯P選贏就是藍營選輸,但這樣的思維是不正確的。

柯P選贏,其實不僅是代表藍營選輸了,而是綠營也選輸了。

我們這些不藍不綠的"中間選民"(aka牆頭草),之所以會支持柯P,是因為他雖然有綠色的背景,但他不會侷限在綠色的背景中,而是願意去認識、瞭解那些背景與他不同的人的想法。

我們期待的是一種全新的政治生態,一個公民能夠發聲的台灣,而不是9.2%總統能夠為所欲為,藍綠政客可以官商勾結的台灣。

這些事連勝文做不到,傳統的藍綠政客做不到,但柯文哲能做到,我們也相信他能做到,所以我們支持他。

他的勝利,是我們對於藍綠兩黨同時的唾棄和不屑,而不是僅僅對於國民黨的唾棄和不屑。

柯文哲今天會當選,是因為投他的"多數"想要台北市民握手言和,不要再去切割無聊的藍綠,不管你是藍的還是綠的,大家都能作朋友。

今天就算姚文智出來選,我們這些中間選民照樣會投柯文哲,而不是姚文智,這是同樣的道理。

如果今天綠營的人覺得柯P贏了很爽,藍營的人覺得柯P贏了很幹,那你們其實都還困於古代的藍綠世紀中,都應該要往前走了!

如果柯P當選後變得腐敗,做的事背離了民意,那麼投票給他的我們,就會出現在下一次的學運、民運中,去包圍市政府,要他下台。

我們眼中只有是非,沒有藍綠,因此我們也要求我們投的人和我們一樣,用同樣的思維去施政。

同時,我們也希望那些還困在藍綠時代的人能夠覺醒,藍不代表絕對的惡,綠也不代表絕對的惡,表皮的顏色都只是人的偽裝,人與人真正的差別,只在於你的心是紅的,還是黑的而已。

創作者介紹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