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還是個天真爛漫、清純可愛、聰明活潑、人見人愛的大學生的時候,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在這世界上的?"

我曾一度以為我找到了答案,我認為人就是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才存在於世界上的,所以我們努力去生活、努力去探索,只為了找到自己的定位,最終決定自己的生命要為何而活。

不論是功名利祿,成功或者失敗,都只不過是追尋的過程中所產生的副產品而已。

可是,我錯了.....

30歲後的我們,人生開始變了。

比方說,年輕時你可能喜歡劉備他那種"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兄弟難波萬的銳氣,長大後領悟到了”誰穿我衣服,我砍他手足"那種女友難波萬的霸氣,但老了才驚覺"孫權控蘿莉,曹操愛人妻。劉備怎麼辦?兄弟齊搞基",而因此轉而喜歡上了曹操。

又或者說你原本喜歡的是孫策或周瑜,後來發現其實你只是投射自己是孫策或周瑜,你最愛的是他們的老婆大喬和小喬,諸如此類的。

但這並不是他們的錯,畢竟在漢朝那時代,女性初經來了就可以結婚,所以嫁人的全都是些12,3歲的小蘿莉,論美貌和風情怎麼可能比得過20多歲的美麗人妻呢?

所以,作為一個有品味、有格調、對生活品質有所追求的男人,作為魏晉南北朝時代一位偉大的文學家、藝術家、政治家、軍事家,曹操喜愛20多歲知情識趣的人妻是很正常的事,15位記錄在案的后妃中有超過一半以上是人妻當然就更正常了。

只有像孫中山那種對於美麗成熟有智慧的女人毫無吸引力的廢柴嘴砲男,才會毫無品味和格調地挑不諳世事、聲輕體柔易推倒的蘿莉下手好嗎?

這就跟28~32歲事業小有所成的男人,他們如果真的想去勾女大生,絕對吊打90%的大學男生一樣。

年紀大了,要打的Boss級數就不同,不可能永遠待在新手村不出來,所以男人要吸引26歲以上的女生的難度,完全是遠高於女大生的。

等等,原本在講人生的,講著講著我又歪掉了,不過”寫著寫著就歪掉”跟”生產廢文”是我寫東西的兩大特色(誤),大家習慣就好,反正大家都喜歡聽我講故事嘛...

超過了30歲的人生,是很殘酷的。

我說的不是殘酷的婚戀競拍市場,大家一邊看著存款數字,一邊急著舉牌喊價的那種殘酷。

我們可能還是會打電動、看電影、聽音樂、看球賽...等等,但當我們生理的時鐘保持前進的同時,心理的時鐘卻悄悄地慢了下來,近乎停滯。

先不談那逐漸腐朽的肉體,每天只要不上點油就吱嘎作響的殘破身軀。

先不談那像變了心的女朋友一樣逝去的精力,只要一晚睡,隔天就像死全家一樣的難看氣色。

先不談那把唐伯虎點秋香看了1,000遍,但在看第1,001遍還是會為同樣熟悉的笑點戳中的習慣,只想要繼續與熟悉的人事物相處,懶得再認識新的人事物。

這些我們都懂的,它不走腎,走心。

但有些改變,往往是潛移默化的…

今天下午我推著可以裝下兩個我的手推車走進了大賣場,在花了兩個小時的舉棋不定後,只帶著三樣東西走出來。

那時,我才深深地體悟到,原來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默默地接受了自己已經30好幾,也沒多少年可活的設定。

正常的30歲的人在逛商場,他們口袋有點錢,但即便是喜歡的東西和想要的東西有點多,他們最終也只會拿走需要的東西。

如果有沒拿走的東西,不是因為價格太貴,而是因為自己太窮,至少我是這麼跟自己說的。

畢竟,愛因斯坦跟王之策都說過:”位置是相對的。”

但除了看標價外,30歲的人總是會默默地翻到商品的背後,看看吃完或喝完這一樣,要從一天2,200卡的quota中付出幾卡。

因為30歲的我們知道,我們代謝不掉。

因為30歲的我們知道,我們的身體就跟植物一樣,只要有陽光、空氣和水,他就會自主發生光合作用,生產出永遠甩不掉的五花肉,甚至根本不需要有陽光。

我們的心裡會想著,騎單車1個小時可以消耗200卡,吃掉它只要10分鐘卻要騎五小時的車,值得嗎?

然後,就默默地再把東西放回架上,並在之後的一小時內反覆地走回同一個地方三遍,而心裡已經重複OS了”值得嗎?”3,000遍。

而最吸引我們的商品包裝,不再是過去的”殺很大、殺不用錢”或是”不讓你睡”,而是”healthy”、”diet”、”0 cal”、”zero”、”natural、”herbal”、”100% pure”之類的那種窮極無聊的標註,那怕標註的字再小,它也會瞬間佔領了我們的全世界。

比方說,看到了櫻桃口味的可樂,想到了巴菲特很愛喝,也想試試看傳說中喝了會感覺自己很有錢的味道,但是偏偏它就是只有2L裝的,一瓶就要1,000卡,怎麼辦?

我站在它面前,靜靜地思考著,MBA所學的一切如同九陽神功和易筋經一樣自動運轉。

現在買的機會成本是什麼?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案?有沒有其他地方可以買到小瓶裝的?去那邊的機會成本是什麼?不買所造成的無協定後果是什麼?所承擔的風險是什麼?

五分鐘後,我抱著沉重的罪惡感把可樂放進車裡;

十分鐘後,我走了回來,把它放回去;

半小時後,我又把它放進車裡…

那種忐忑不安的感覺,就像暗戀一樣,剝著玫瑰花瓣,數著”愛我、不愛我、愛我、不愛我、愛我…”

在零食架前如此,在冰品架前如此,在任何會肥會胖的貨架前,那一場又一場內心的戰爭,永無止境的拉鋸,就偷走了兩小時。

最後,在結帳前,我默默地把可樂放了回去,改拿了一瓶2L的水…

我走出了商場,袋子裡放了三樣東西:一瓶水、一大包加拿大產的櫻桃、和幾盒裡面有肉有蔬菜,而且熱量在800卡以下的微波食品。

我迎著昏黃的路燈,提著不是很沉重的購物袋,而內心有股淡淡的憂傷。

也許,不論一個人在外人眼裡看來有多成功,最終我們都將敗給時間。

它,就像是一個超機車的教授,總是在第一堂課就先考期末考,給了你成績後,才開始慢慢教會你人生。

所以,我們對於過去才總是會有那麼多的懊悔和不甘。

在月台等了十分鐘,我上了那班總是姍姍來遲的綠線電車,但腦海裡有一個問題卻徘迴不去:”如果連吃喝都不能順心意,那麼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這個世界上呢?”

我靜靜地看著車廂裡一臉木然的人們,終於想明白了年輕時的自己是多麼幼稚、愚蠢、和無知。

其實人存在的理由很簡單,只是很單純的為了一樣東西而已,那就是”多‧巴‧胺”。

吃好吃的是為了多巴胺、喝好喝的是為了多巴胺、買好用的是為了多巴胺、去好玩的地方是為了多巴胺、滾床單是為了多巴胺、上廁所是為了多巴胺、賺錢是為了多巴胺、休假是為了多巴胺,人生就是為了追求永無止境的多‧巴‧胺。

我曾經以為人類之所以有別於其他動物,是因為我們能以理智控制欲望,選擇犧牲來達到目的。

沒有動物會因為瘦了好看就減肥,但人類會。

沒有動物會因為白了好看就不曬太陽,但人類會。

沒有動物會因為要變強大就刻意鍛鍊身體,但人類會。

人類比動物更優越,是因為人類明白只有痛苦才會帶來成長,所以人類會忍受痛苦,來讓自己變得更強。

但最終,其實人跟動物追求的都一樣,都是多巴胺,只是人類需要長時間的大劑量,而因此願意承擔短時間的痛苦而已…

走下電車的我嘆了口氣,拖著疲憊的身軀,蹣跚地爬著那30度角的上坡。

今晚的秋風沒有了人間冷暖,對於看透了人生的人,它始終蕭瑟,但曾幾何時,它卻又像不願被困縛的海風,迎面而來彷彿能品嘗到一股苦澀的鹹。

是淚嗎?

不,不是淚,只是累,提東西爬上坡真的好累…

雖然這只是30歲的日常人生,但下次我一定要挑一間不用爬坡,而且超市在3分鐘路程內的房子,只有這樣才能讓多巴胺來得更猛烈一些啊啊啊!!

ps. 真難為你們能讀完那麼多廢話,其實整篇總結一句,不過就是”我去超市買東西然後回家”而已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悠然 的頭像
悠然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