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北極時間凌晨5點15分,雖然我已經21小時沒有闔眼,但這段驚濤駭浪,險些埋骨在冰層中的悲壯故事,逼著我一回到房間就打開電腦寫。

這一切,都是從”頭燈”開始的…

深夜11點45分,我運氣逆天地搭到末班公車,省下了近20歐的計程車錢,並且終於在冰天雪地裡找到在Airbnb上租的一晚60歐的"便宜"房間。

原本很累很想睡,可是一想到今天不出去等極光,就只剩下明後兩天,所以就上網找起Tromso的天氣資料跟極光K值預測。

沒想到,竟然讓我猛然見到今晚凌晨3點到6點間,基本無雲無風,極光K值從原本深夜不到2,直接暴衝到5!

於是我翻出之前找到一篇關於Tromso適合觀看極光的位置,重新確認了是南邊一個超低光害的海岸,離我的住所只需步行20分鐘。

但我萬萬沒想到,把作者再三強調的攜帶”頭燈”,直接簡略兼忽視變成”燈”的後果,就像我從前喜歡忽視前人作的底稿,硬是要自己搞一版出來這種神經病一樣。

而這個決定,險些讓我未來的太太成為寡婦,未來的女兒成為孤兒,我這人類歷史天才排行榜僅次於愛因斯坦跟霍金的天才,則窩囊地埋死在雪堆之中。

這是一組頭燈惹出的血案…

為了這次的極光之旅,基本上除了羽絨衣加GOTEX外,不管是雪靴、雪爪、 發熱衣、厚毛襪、保暖頭罩、暖暖包、足暖包等等,我全都準備妥當。

唯一的弱點是忘了買防風防水的長褲,不過由於我不過是要拍照,又不是要騎哈士奇或麋鹿在雪地裡奔跑,想想就決定不要多花錢在馬德里買。

所以我全副武裝地出門,在凌晨兩點、零下10度的低溫中,默默地走在空蕩的Tromso街頭,心裡想著:”好熱啊!保暖作太好了,難道我會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在北極被熱死的男人嗎!?”

我想應該不會,我的body沒練過,不夠hot…

夜裡的Tromso除了沒有人煙外,馬路上都還是有路燈,其實沒有很恐怖,但我要去的地方,才是真正的恐怖。

那是一個在山腳下一片密林後的一塊海岸,有點像是加拿大深山裡某個湖的湖岸那樣的地方。

原本我看那篇文章的作者把它寫得很溫馨很暖心,什麼有一對老外父女生了一堆火,他跟他們一起烤火、一起聊天、一起等極光。

要是再來個湖岸烤肉跟啤酒之類的,都浪漫到可以開趴了。

所以我是抱著美好的幻想去的,也許有美女正在那邊烤火等我?

只是現實總是對我特別殘酷,就像遠看桂綸鎂,近看許純美一樣。

想像你在深夜走進一個黑暗的樹林中,除了你手上手機的微光外,你什麼都看不到。

而且,這時候,你只有一個人,你也知道不論此時此地發生什麼事,就算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

除此外,現在是零下10度,你在北極圈裡,走在一條雪略為夯實的小徑上,四周都是超過20公分的積雪,慢慢地摸著黑蹣跚前行。

不要問我為什麼像我這種貪生怕死、貪財好色、見利忘義的天才,會有勇氣做這種事。

有時候我總是會膽大包天地發個神經,特別是在走出門不到5分鐘,頭上就出現一道綠光盤旋飛舞… 嗯,是綠色的極光。

於是被刺激到的我,瘋狂地往前趕,要到那個可以讓我架起腳架的應許之地。

然後,走在深夜的冷風中,在黑暗的密林裡,燈熄了…

手機的手電模式開太久,竟然自動關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整個世界瞬間一片漆黑,然後我就踩進了厚厚的深雪裡,狗趴在地。

這時我腦中閃現的不是至尊寶在城門上說的”他好像條狗”,而是該死的”頭燈”…

原來頭燈不是車頭燈,是”戴在頭上的燈”啊啊啊啊啊啊!你怎麼不寫清楚呢!

”我一直到現在才恍然大悟,愛要學著開始學會結束,與其在愛恨之間反反覆覆,這麼愛對誰都沒好處。” 
– 無印良品 恍然大悟

由於小腿都深陷在雪中,牛仔褲又不防水,一濕風一吹就結冰,最重要的是雙手又沒戴手套地插在雪裡,手一用力就往下陷,怎麼樣都爬不起來,麻煩大了。

你們有試過在零下10度把濕掉的手放在風中吹30秒嗎?

其實根本不用30秒,10秒手指就全都凍僵到沒知覺,可能一分鐘就凍傷了吧?

看不清前後左右,只有星光跟月光,還有遙遠數十公里外的微弱燈光,而且四下無人,離天亮至少還有4小時,人又陷在雪地中難以動彈,手腳不到1分鐘就已經凍僵了,該怎麼辦?

腦海裡瞬間閃現的Discovery頻道的求生1加1,要善用身邊所有資源啊!

於是我用嘴咬著背包拉鏈,把包裡120公分的三節式相機腳架拿出來,偏偏手指根本沒辦法把腳架拉長轉緊,只能用咬的把它咬架起來。

然後靠著它,終於有不會下陷的施力點可以把腳從雪裡抽出來…

於是一手撐著腳架,走在沒人開路過的雪地中,我竟然沒有回頭,又繼續往海岸走,然後找到一塊被雪淹沒到只剩下桌面的野餐桌,坐在上頭,無奈地看著再度被薄薄一層雲遮住的天空…

結果拼死拼活,雲出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樣我還拍什麼?!

坐了半小時,褲子上的水都變冰塊了,雲還是沒散開,我只能再沿著原路小心翼翼地走回家。

所以,整件事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就是一個衰人半夜不睡覺跑去看極光,結果在雪地裡摔個狗吃屎,然後什麼都沒拍到就灰溜溜地回家了。

明明一句話就能說完的事,真難為你們讀了1,500字…

諾貝爾要是有廢話獎,根本捨我其誰嘛~~~

總之,頭燈很重要,腳架可以救命,然後不要一個人深夜跑到黑忽忽的樹林裡。

零下10度的低溫,會讓鬆軟的雪地變得很危險呀!

Anyway,明天換個新地點試試…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