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甘地說的:”信仰決定思想,思想決定措辭,措辭決定行動,行動決定習慣,習慣決定價值觀,而價值觀決定命運。”

過去我曾跟很多不同國家、不同種族的人一起共事過,特別是在讀MBA的那一年,大概跟15+國的人共事過,畢竟多元文化向來是歐洲MBA遠勝過美國MBA的地方。

人只有跳出自己的世界,從別人的角度去看世界,才能懂得如何把自己縮小和歸零。

而在跟那麼多不同的人相處過後,我發現人其實都一樣,又都不一樣。

一樣的是人性,而不一樣的則是思想。

最近一直在跟我覺得嚴重缺乏審美觀的印度工程師搞她設計的後台,一些技術上的glitches無所謂,印度人技術的確很一流,可是印度的風格跟我們台灣的風格真的很不搭。

在我看到那個後台時,完全有一種… 在喝Kopi Luwak的感覺,雖然我完全沒喝過那種鬼東西。

她或許從Email中感覺到了我對於美工的絕望,於是推薦了一位設計師給我,說我如果hire他的話,可以巴拉巴拉巴拉,反正美工就可以搞定了。

對我來講,UI跟UX是不同的專業,後台、前台、資料庫、資料分析,也都是完全不同的專業,所以我並不覺得她的提案不合理。

但我忽然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非常非常討厭”hire”這個字。

對,付錢的是我,你們是為我工作的,可是我很不喜歡這種老闆員工的上下級關係,可能亞洲的老闆很愛那種被下屬仰視的感覺,但我不喜歡。

也許我在國外待太久,不太能習慣付錢的是老大的做派,所以我喜歡的說法是”work together”、”cooperate”、”join the team”、”involve in the project”這種沒有階級,大家都是工作夥伴的說法。

因為對我來說,你有某一項我缺乏的專業,所以我付費買的是你的專業和時間,而不是買下你這個人。

因此我們之間不存在上下關係,只有合作關係,哪怕今天是我付錢請你工作,我們仍舊是平等的,我覺得這是對專業人士應有的尊重。

沒有平等,哪裡會有尊重呢?

這就跟我不喜歡什麼學長/學弟/學姐/學妹之類的階級字眼,我喜歡的是平等的”校友”關係。

沒道理我比你早去讀某間學校,我就自動比你高一階,更何況我也不見得比你聰明,比你有本事,或比你有成就,所以我從來不會以”學長”自居,更不會稱呼任何人”學弟”、”學妹”,這對他們並不公平。

唉,難怪我很難適應傳統的台灣職場,除非這間公司都是國外回來的,不然我多半會做得很痛苦,還不如自己來搞家公司更自在。

這樣說來,我對宗教的厭惡,除了覺得所有宗教都很不道德,只會利用人性弱點去操控心靈受傷的人之外,也厭惡宗教的階級。

喵的,那個叫神的是啥玩意兒啊,憑什麼對我的生活指手畫腳的?QNMD!

那我喜歡新創的環境,多半是因為沒有上司管,什麼都可以自由發揮,要是遇到奧客就直接叫他們fxxk off,多自在啊!

看來有這種價值觀的我,命中注定不容易賺大錢啊,哈哈。

 

---

 

 

https://www.facebook.com/gcywa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悠然 的頭像
悠然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