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顛倒而錯置的世界,有很多人事物的表象,往往與內裡完全不同。
 
比方說,當你看到很可愛的妹子,他通常是男生;當你看到很帥的鮮肉,她通常是女生。
 
又比方說,一個妹紙化妝前和化妝後、修圖前和修圖後;或是一個男人交往前和交往後、結婚前和結婚後。
 
基本上,我對處處欺詐的世界沒什麼意見,畢竟,雖然高傲如我向來不屑撒謊,但老奸巨猾如我要真撒起謊來也是假中帶真面不改色,誰騙誰還不知道哩。
 
所以,要是在中國,我會說:"收復台灣,消滅萬惡的台獨份子!我們要統一中國,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英明神武的習大大萬歲!"
 
要是在北韓,我會說:"打倒萬惡的美帝!打倒萬惡的日寇!打倒萬惡的南朝鮮偽政權!偉大的將軍大人萬歲!"
 
至於是真是假?這其實不重要,反正謊言的存在,是為了維護自身利益,沒有利益又有誰會吃飽閒著沒事說謊呢?
 
人呢,一直都是善惡混雜的動物,你可以在他們身上同時看到貪婪和無私、懶惰和勤勉、冷酷和溫柔、卑鄙和高尚、濫情和堅貞、詭詐和誠信、狡猾和正直。
 
而人的行為模式,向來都是在法律、道德、個人自由裡搞三角關係,大家各自佔據山頭網內互打。
 
比方說,今天有個未婚男子出軌了,這時候會出現三種聲音:
1) 法律觀點 - 男未婚、女未嫁,這樣又不違法。
2) 道德觀點 - 婊子配狗,天長地久,死渣男整組爛光光!
3) 個人自由觀點 - 在愛情裡,只有不被愛的那個人,才是第三者。
 
但更有趣的是,每個觀點都是有道理的,你很難去反駁這些論點。
 
換言之,不管是人、事、物,都不存在客觀上的是非對錯。
 
所以,我們看世界的觀點,不應該是問誰對誰錯,或是問是非黑白,而應該是將法律當成一條紅線,道德當成一條黃線。
 
人的行為如果越過了黃線,代表會被大家罵,但是沒人會特地來罰你錢或是把你關起來;但如果越過了紅線,代表你會被集體意志懲罰。
 
可是,如果你不怕被罵又不怕被罰,那這些線就等同不存在。
 
那麼重點來了,是誰決定這些線在哪的呢?
 
立法委員那群飯桶?社會公知那幫道德魔人?
 
不不,你們都搞錯了,決定線怎麼劃的人,向來是那群不怕被罵又不怕被罰,一直狂越線的人。
 
越線者往往分成兩個極端,一邊是有能力越線的人,一邊是沒能力但不怕越線的人,雙方往往是對立的,但兩者亦有共通點 - 不受限於規則的人,才能改變規則。
 
這樣的原理,大至國際情勢、社會結構,小至職場倫理、談情說愛,都能一體適用。
 
舉個簡單的例子,為什麼朝代會更迭?
 
有能力越線的人為了確保自身的利益,設定了不同的線,來確保多數人都乖乖待在線裡面。
 
此時出現了兩個可能,一是這群人裡面對於怎麼劃線有不同做法,於是分裂內鬨,贏者成為劃線的人。
 
二是線劃得太過份,導致線裡面無力越線又怕越線的人不得已全都越線了,於是雙方力量對比逆轉,反過來取代了原先劃線的人。
 
所以,要嘛就站在有能力把棋盤掀翻的人那邊,要嘛就站在人多的那邊,站其他地方都是穩死的。
 
人活在這世上真是太不容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悠然 的頭像
悠然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