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澳門開會的時候,我曾聽過一番有關於中國政治情勢的妙論,至今想來依然回味無窮。

現在的中國,有六個群體,分別為:
1) 官:既得利益者,掌握資源,素質高,經驗豐富,善於學習,彼此之間有個別矛盾。
2) 企業家:國有企業(既得利益者)和民營企業(軟弱和妥協,移民跑路)。
3) 工人:城市工人情況好於過去國企掛帥的失業時代,社會保障基本建立。
4) 農民工(2.5億):一代民工對生活基本滿意,但二代民工因為離鄉背景又飽受歧視,對生活極度不滿而且充滿躁鬱和盲動。
5) 農民:比起過去封建時代,現在正處於歷史上最好時期,政府藉由分散、蒙蔽、逐步讓渡利益,來掩蓋土地權問題。
6) 知識份子:普遍不滿意,但政府通過分化,利益,適度讓步來進行管控。
7) 學生:每年600-700萬,60%以上就業,另一半再就業或啃老,基本穩定。

中國的政治改革,最終的成果取決於這七個群體之間的合縱聯橫,而若要引發巨大的社會動蕩,最終依靠的三大要素,就是「路線、錢、命」。

簡言之,知識份子給出改革的路線,企業家給錢,工人、民工、農民、學生給命,只要有這三樣東西,任何官都只能被推翻。

而台灣政府在過去這一兩年來的學運風潮中,哪怕是民意支持度掉到只剩9%,卻始終屹立不搖,無非也就是缺路線、缺錢、和缺命而已。

我並不相信一群沒有確切路線和訴求,缺乏正確領導和組織的學生們,這次佔領立法院後能有什麼實質的成果。

如果今天學生們佔領立法院後,號召台灣人集體罷免立法院所有立委,重新改選,一步一步地去達到否決服貿的最終目的,那我相信會有一定的成功機率,但不會是像現在的雜亂無章。

不過,這並不改變我對於這些學生贊賞,即便有少數人做了一些不該做的蠢事,即便多數人並不真的知道自己支持或反對什麼。

但比起我們這些快踏入30歲的人,他們多了我們所沒有的勇氣和熱血,願意為了去爭取自己想要的未來而奮力一搏。

與我們這些坐在電腦前、電視前,享受自己生活小確幸的懦夫相比,他們更像是這個國家的主人。

現在衝入立法院的人,應該是我們,而不是這些要叫我們叔叔阿姨的孩子們,但我們沒有勇氣去挑戰權威和體制,我們有一份工作要做、一份薪水要領、一個家庭要養,所以我們嘲笑他們的無禮、魯莽、和無知,批判他們不懂服貿就只會躁動,還破壞公物,糟蹋我們的稅金。

如果今天佔領立法院的人是我們這群快要30歲的人,以我們的社會歷練和智慧,我們肯定能做得比他們更好,但是,今天衝進立法院的人卻不是我們,為什麼?

我們比這些孩子們更懂經濟、更懂國際情勢,我們看得懂服貿,但今天站在這幫貪贓罔法的高官面前保護國家未來的人卻不是我們,為什麼?

我們可以說服貿是好的,或者我們可以說我們不懂服貿,所以不能貿然去支持或反對。但是,用30秒去通過一項未經審查的法案,應該堅守法治的立委和官員偏偏知法犯法,面對這種違法亂紀、踐踏民意的錯誤行為前,我們都安靜了,為什麼?

當應該肩負起國家未來,引領國家前進的我們,沒有了明辨是非的智慧,沒有了爭取民主自由的勇氣,我們就只是選票上的橡皮圖章而已,這樣的民主,有什麼意義?

如果在這個時候的你,不知道什麼是服貿,不知道你應該為什麼而戰,那麼趁著還來得及,把它弄清楚,不論你最終得到的結論是支持服貿,或是反對服貿,那都是真正的民主,真正的自由,因為你用了自己的獨立思考,去做了你認為最符合國家利益的決定。

正方立場

反方立場

懶人包系列:

 

我不諱言,我反對服貿,撇開違法通過服貿這種藐視法律和民意的作法不談,服貿本身其實是充滿問題的協議。

上述的連結中有無數的正反論點被討論,我也不再贅述。

本人雖然沒有最專業的知識和見解,但即便以我這一點淺薄的見識去看服貿,我仍舊有著無數未解決的問題。

我認為,服貿有幾個重要的問題:

(1) 不當的競爭和無效的政府管制
如果和中國內地的商人打過交道,就會發現大陸公司有多麼擅於用非法手段獲取利益。作假帳、開假發票、行賄、官商勾結等等,利用各種不法的方式去獲取利益。甚至許多到美國上市的中概股,也多次被揭發財報造假等情事,迫使美國必須要加強對會計師事務所的監管。

同時,中國政府會利用各種名義的補貼,讓中國公司能用不當的競爭方式去奪取市場。特別是針對一些重要的產業,如金融業、電信業、印刷業等等,中國政府肯定會用任何可用的手段去獨佔台灣市場,掌控台灣的產業鍊。

自從Prism事件後,中國政府從軍方開始,全方位針對通信、網路等重要產業推動「自主可控」,目的是為了國家安全,避免器材被美國監聽。而諸如電影、書籍、遊戲等,這些媒體和文化相關的產業,中國更是不遺餘力地控管。

如果有一天,中國政府利用不當的手段去奪取台灣人民的利益,我們這個無能軟弱的政府有這個能力去把關,有這個能力去與中國斡旋嗎?

沒有!所以,我反對服貿!

(2) 缺乏對等的開放和配套措施
在針對戰略性產業的開放、台商持股比例、外匯管制、以及人員流動等措施上,中國跟台灣的開放程度完全不相等。

大陸對於諸如電信業、印刷業、金融業等,只允許在部份區域作試點,或是只允許以不過半的合資型式設立(台灣在這幾個產業也有要求股權不過半),又或是需要經過嚴格的審核程序。而在多數開放的產業中,台商基本上只能以合資方式去設立,與台灣政府對多數允許獨資、合資、合夥、設立分公司,並非完全地對等。

同時,中國對於外資進出有嚴格的管制,所以海外公司對中國公司的投資,會有很多奇怪的型式,比方說中國網路公司常用的VIE結構,外保內貸結構等等。而資金在進入中國後,要出來同樣要經過層層審核,有時候甚至要花上好幾個月才能匯出一筆錢。相對的,台灣並沒有這麼多的管制,資金進出基本上沒有限制,外匯可以自由買賣,外資可以隨意在台灣建立公司而不用被限制持股比例。

我並不反對讓中國的高階主管過來,我遇過很多優秀的大陸高管,能力、眼界、胸襟、學識、操守都勝過很多台灣高管。迎接這些高管來,對於提升台灣企業的競爭力並不是壞事。但是台灣的開放方式是很奇怪的,開放停留三年而且無限期展延,這是不合理的,而針對「專家」的定義,基本上更是完全不設防。

我可以作一個大膽的猜想,很多在大陸總資產超過$20萬美金的有錢人(包括那些不法致富的奸商和卸任的貪官污吏),會瘋狂地開始在台灣設立公司,給自己掛上XX長的頭銜,以便能離開充滿霧霾和污染的大陸。這些資金在進入台灣後,不見得會真的被用在僱用台灣人工作,很有可能會被濫用,比方說拿去炒台灣的房地產。而以台灣政府的行政效率,基本上可以相信是完全管不了的。

而這些人的錢會促進經濟發展嗎?不見得,至少我相信他們不會吃魯肉飯,而是每天吃三井;不會買路邊攤的衣服包包,而是瞄準LV和GUCCI;不過對運將來說可能是個好消息,前題是他們不會去買輛藍寶基尼代步。

喔,還有可能是台灣變成大陸的洗錢中心。

大量不受監控的資金湧入,抬高房價和物價,肥了來台灣的外商和財團,但對於台灣人民的實際幫助卻是微乎其微。GDP增長的果實,最終只是助長貧富差距而已。

你相信顢頇腐敗的台灣政府能管理好熱錢,能控制房價和物價,能縮減貧富差距嗎?你相信這些腦滿腸肥的政客會準備足夠的配套措施,又有足夠的執行力去做該做的事嗎?

沒有!所以,我反對服貿!

(3) 自由貿易的好處未能重分配
馬政府最愛看經濟數據,最愛看GDP%,但卻最無視財富分配的公平與正義。

很多人都是這樣想的,但事實上,這樣的控訴對它有點不公平,因為它推動的證所稅及房地產實價登錄,的確是為了租稅公平,只是閹割過後的版本有跟沒有也差不多罷了。

這次的服貿也是一樣的。

自由貿易一定是有捨有得,以求達到雙贏局面。所以我們不可能只拿好處,卻一點虧都不肯吃。但問題的核心在於,因服貿獲利的產業,必須要將利益去補貼給因此而受損的產業。政府也應該要有足夠的配套,用漸進的方式去協助受損的產業轉型,而不是就放著讓它死。與此同時,自由貿易帶來的利益,必須要能讓人民能共享果實,而不是讓財團攫走多數的利益。

馬政府或許認為藉由開放大陸投資,可以有效地刺激經濟成長,但卻刻意地無視伴隨而來的風險,以及基層民眾所將受到的衝擊。甚至,我們完全沒有看到有任何的配套措施或是預算去幫助可能受創的產業再造,也沒有看到漸進而受管理的開放,讓產業能逐步適應未來的改變。

更重要的是,我們沒有看到台灣人民能在這一波的開放中,得到什麼更多的好處。相對的,多數的果實只是被財團採摘,而不會以加薪或加獎金的形式回到勞工身上。

如果人民需要承擔所有的風險,承擔所有的傷害,卻不能分享相應的犧牲所帶來好處,這真的是為了台灣人民好嗎?

這不公平!所以,我反對服貿!

(4) 忽略投射式經濟的影響而高估經濟效益
多數的人在看服貿時,只在乎有多少大陸人能來台灣搶走台灣人的工作,但事實上,大陸人即便不用來台灣,也可以搶走台灣人的工作。這一切,只需要靠網路。

台灣的薪資水準雖然不見得比上海等地高,但是仍是高於大多數二三線城市。大陸公司在允許進入台灣後,大可只聘請幾個作Sales的人,然後其他後台等所有服務,全都由大陸當地的母公司人員來處理。政府所聲稱的創造就業,在投射式經濟的影響下,並不見得會有如此顯著的效果。

與此同時,大陸公司將能以更低廉的服務去搶佔市場,進而拉低台灣勞工的薪資水準。缺乏競爭力的中小企業或許會在短期內多數戰死,造成大幅失業。而有競爭力的公司,也會因勞動市場供需失衡而造成更低的薪資水準。

這不見得是必然的結果,但是一個可能的結果,因此服貿對於多數台灣人是否有利,還有待評估。

相反的,台灣的人才要流入大陸,台灣的企業要進入大陸賺取外匯,其實並沒有那麼容易。在大陸行商最重要的是「接地氣」,簡單地說是localization,但更直白地說,是背後要有點肌肉。

大陸企業多是偏向聘用大陸人,對於台灣人的態度一般是物盡其用,再鳥盡弓藏,與台灣企業對台灣勞工的態度是差不多的。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會建議要出走的台灣人到美國、新加坡等對海外人才更加開放的地方。

而台灣企業進入大陸,會受到很多潛規則,還有莫名其妙的壁壘。Google、Yahoo、Amazon、eBay等等,這些大企業難道不強大嗎?但它們在大陸被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打得灰頭土臉。台灣全國所有銀行加起來,甚至還打不過大陸四大銀行其中之一。

撇開電商不談,台灣有哪一家貨運業者打得過大陸的順豐?有哪一家遊戲業者能開發出比Cocos2d好的SDK?有哪一家電信商能跟移動還有聯通一較長短?就說手機好了,hTC有辦法賣贏華為、小米、酷派等等大廠嗎?ASUS加Acer能擋得了一家聯想嗎?

台灣人,你們別太天真了,還把現在的中國當成二十年前的中國嗎?

你們以為中國還是像過去那樣,隨便進去就能撿到遍地黃金嗎?

你們真的以為閉著眼睛享受現在的小確幸,就能無視我們現在的脆弱和不堪一擊嗎?

現在台灣的實力早就已經不是中國的對手,不管是在網路通信、雲端服務、物聯網等等,各種科技都已經開始被大陸拋在後面。

如果我們不想要步香港連特首都只能選北京政府挑剩的後塵,就必須要像新加坡一樣,用開放的態度和優惠的政策,去借助世界的財力、人力、和物力,來提升台灣整體的競爭力,而不是一昧地去依賴中國,期待他們能施捨給我們一些什麼,最終失去了國家的主體性。

你相信一個黑箱作業、罔顧民意的政府簽下的協議嗎?你相信政府會把事實的真相都告訴你嗎?你相信台灣的財團沒有和官員勾結嗎?你相信政府所做的一切,真的是為了勞工的利益嗎?

我不相信!所以,我反對服貿!

 


花了四個小時寫下這一篇文章,不是為了要說服任何人認同我的看法,而是希望大家在讀完後,能理清自己的看法。

我的想法不見得是對的,也不見得是事實,說不定服貿一簽,台灣人均收入三年內就突破10萬美金。但是正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都有捍衛個人理念的權利,都有發表個人言論的自由,所以我們的民主才是可貴的。

我想說的是,請多聽、多想、多看,不要只是被純支持或純反對的聲音所蒙蔽,因為絕不會只有一方是完全正確,或完全錯誤的。

任何的政策,最終都只是取捨而已。得到什麼,就必須要用什麼來交換。

我譴責服貿的黑箱作業,譴責服貿違反台灣的法制,我相信這是所有人應有的共識。但支不支持服貿,請自己決定自己的立場,因為這個國家的未來,不是一個馬英九有權能主導,也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有權能主導。因為,這是一個民主、自由、法治的社會,而這樣的民主、自由、和法治,才是我們所有人應該共同保護的價值!

創作者介紹

悠然人生

悠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